财新传媒
2012年11月12日 15:21

清以后的中国政治制度到底是啥型?

今日国人几乎不说政改不开口,然今日中国的政治制度到底是啥型?估计不少满口政改的人也难说出一二。我固是不知,但有此一问:

莫再说两千年以来的中国政治制度只是封建专治,说这话的,不仅是看低了中国人的智力,简直是污辱了人类的智力。需知,一个制度绵延两年余年,那可真不是吹出来的,放眼全世界也无此一国。这个制度的菁华绝不仅是封建专治。食货、选举……这些制度在“三通”“九通”“十通”里全有专门论述,其精到之处可不是一两天能说完的。

1912,民国出世,历新文化运动(著名口号打倒孔家店)、战乱、1949、全盘苏联化、文革等一系列巨变,中国旧有政治制度破坏几尽......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13日 08:05

莫言、官方,均不应是吐槽重点

莫言获诺奖,非莫言主动申请:选我选我。

官方赞莫言,非官方竭荐之:给莫言一个诺奖,还世界一个惊喜。

诺委奖莫言,程序、过程,无异往届。若说与莫言、官方一点关系也无,嫌过为绝对。我虽不知内情,但我认为真的关系不大:常见他国获奖者知其获奖时,大为惊诧可证。

诺委虽然只看了莫言的极小部分文字,但莫言三四百万的中国文字作品,中国众多评论莫言的,我看他们显然还不如诺委看过的多。我为他们脸红。

官方如何评价莫言获奖,那是官方的事。只要想想你与左邻右舍的关系,你也能体会到什么叫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在利益的角逐中,互相利用,交互媾和,昨敌今友,香你臭我,还用谈?

......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16日 15:09

莫唱普爱歌,人有恨

莫唱普爱歌,人有恨

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期,西方的宣传漫画明信片:联军要让中国巨人四分五裂。(该明信片1900年在法国国内邮寄)

标题意思足够明显,再说两句俗的,鲨鱼不吃蚂蚁,虎恶不食白菜。为嘛,自己琢磨去。有人说了,那是爱,哈哈哈……
 
玩深刻的,宗教最为普世普爱,耶和华、穆罕默德、释迦牟尼、孔子、老子……他们真的普爱所有两条腿站立的人吗?今天各地伊斯兰教徒的行动足已焚烧掉所有“肯定”答案。
 
地域是两条腿站立的人的生活空间,其重要性不言自明。不论大小国家,对扩大自家地域的事无不想念向......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11日 08:29

钓鱼岛归属依例无关左右

钓鱼岛归属依例无关左右

八国联军时期,西方的宣传漫画明信片:中国龙闭关自守招来八国联军,小日本打先锋。(该明信片1900年在德国国内邮寄)

只要稍知点历史的人都应该明白,一个地方的归属当牵扯到国与国之间时,与“自古”有关吗?与左(爱国)右(卖国)有关吗?与“条约”有关吗?与“公理”有关吗?与“人心”有关吗?与“愤怒”有关吗?答案都是俩字:无关!多说几个字就是:根本TMD无关!
 
“自古”属中国的多了去了,就拿刚开完APEC的符拉迪啥的就“自古”是中国的。冲绳、琉球不“自古”也属于中国吗?其他......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08日 22:16

国人一向不屑于形而下者

读吕(思勉)著《中国通史》看到这句,想想过去,看看今天,还真是这么回事。
 
传为孔子所作的《易经·系辞》有言: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瞎子都能看得出,“道”比“器”牛大了;孔子当年就听老子说了: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这形而上的“道”说白了就是自然规律,是指人类社会的一种准则、法则。看看,牛吧!所以,从老孔那时,两三千年来,中国人乐“道”不疲,而对“器”不屑一顾。毕竟,掌握了“道”就能制人,而“器”者,除国家重器,一般制“器......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05日 15:53

易之三解&太极图&悲辛交集

易之三解&太极图&悲辛交集
易之三解
易有三解:变易、不易、简易;三者既相对独立,又相互联系。简言之:
变易:世间万物,变化是永恒。考察任何一个东东,均应以“变化”为出发点,对所谓结论,也应持有“变化”的眼光,而不应“看死”;
不易:俗语有云,万变不离其宗,在纷繁复杂的变化中,始终有“不变”,往大了说,你总要遵从在宇宙里这一特定空间吧;
简易:在坚持了“变易”“不易”后出来的成果,还一定且必须应是“简易”的。只有如此,才有可能打开成功之门,否则,即使精诚兼备,也是瞎掰。
 
......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28日 20:02

1900:日驻华书记官在京被剖尸

 
据《庚子国变记》(李希圣撰,《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义和团》第一册,神州国光社出版,1951)记载:
 
1900年5月15日(月日均为农历,下同),日本驻华使馆书记生杉山彬出永定门,董福祥遣兵杀之于道,剖其尸。
 
当日,甘肃提督董福祥所部刚刚入永定门。时义和团已大举进京,各国使馆纷纷发信天津调兵进京保护。日本驻华使馆书记生杉山彬乘车出城迎视,遂与董军相遇于道。董军见之,问何人?杉山彬以实情相告。董军喧然说,既然只是小小的书记官,见到我们怎么不下车,竟敢小看我们,而且,你乘的车也超规格了啊!于是把杉山彬提着耳朵从车......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1日 20:48

束缚与等待

什么束缚了你?

我们常说的“封建”这个词,确切地说,在秦始皇统一中国时已经死了。而欧洲与此相近的年代(封建时期)则是文艺复兴前,即我们的战国时代。之间相差1500-1800年。这你就可以明白了,为什么古代中国在彼时世界强大的理由。

接下来很有趣的对比在于二者结束“封建”之后的发展路径,中国出了个强大无比的秦始皇,统一了;而欧洲则始终未出类似的强大无比之人,所以星星之火燎原了,虽然依旧四分五裂。别辩解说他们本有和平共处的善性,两次大战足以说明这种努力无奈归零的现实。需知疆界的扩张是人类最本能的欲望之一。

为什么中国会统一,这当然缘自每个人心中都有这样的内在动力,这......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4日 23:20

赤贫国民

写下这个标题,心里仍是没底儿——赤贫?太夸张了吧?还赤贫国民?说的是中国国民吗?但……不知怎么的,这个词儿最近不时在我脑子里闪现——

亲友某,三口之家,夫妇是典型的工薪族,现有住房始终不太满意,最近看很多人钱当纸一样买房,恰巧又抽到了某楼盘的非常紧张的号,耗子百平挂零,首付60%,现金200挂零,单位万,立马要交,不然后面排着一大堆穷得只剩钱的待购者……于是乎发挥主观最大能动性,四下举债……

朋友谋,三十出头,单身未嫁,工资“五险”后三千出头,为增加钓大鱼的饵料,一狠心一咬牙一跺脚一下子就买了房,30年、月供2500…......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8日 12:21

“喫饭”喽

请先看四小段“喫饭”的叙述:

地道的元末北方口语

喫饭呵,拣口儿喫。清早晨起来,梳头洗面了,先喫些个醒酒汤,或是些点心,然后打饼熬羊肉,或白煮著羊腰节胷(同胸)子,喫了时,喫些酪解粥。骑著鞍马,引着仆奴,著几个帮闲的般弄着,先投大酒馆里坐下,二三十两酒肉喫了时,酒带半酣,引动斜心,座子人家里去。……(原本老乞大,刊于1418-1450。《朝鲜时代汉语教科书丛刊》中华书局,2005,P43-44。注:原文为繁体)

****************

地道的明初北方口语(上述版本较为古朴,由元至明,语言风格变动不少)

喫饭呵,拣口儿喫。清......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17日 13:58

哭之笑之程序正义

哭之笑之程序正义

“争锋李庄案”(新世纪周刊,2010,01.11)让我对“程序正义”一词有了模糊认识,读罢该文,我义愤填膺,遵守程序正义,必须的!

霍中彦日志中有一句话令我感慨很久——当年邓、叶、华以政变方式进行了所谓“粉碎四人帮”的“正义举动”,岂非13年后流血之源流乎?清楚记得,当年那个正义活动后,我笑脸灿灿地参加过庆祝游行;然而就在那个正义活动的13年后,同样清楚记得,我热血汹涌游行后那个夜晚是那样欲哭无泪孤独无助。

我并不想纠缠程序正义的东西之差,我非常认同普通人的正义需要依靠程序正义来保证;然而,即使是法律人也应明白程序正义不是实现正......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06日 13:50

赵氏孤儿 & 修身……平天下

也说两句闲话,说闲话重在语境。

“赵氏孤儿”的故事非常著名,就不啰嗦了。但您可能不知道的是,孤儿不过是权利斗争的牺牲品。事实是,老赵家四世三公,权力太大了,晋主(天下共主是周天王)早就想搞掉老赵,这是根儿,屠岸贾只不过是个符号,在晋主要搞掉老赵家的大背景下,屠岸贾们总会适时地飞马赶到。这是个权力转移背景下的残忍故事,两千多来一直在不停上演。权力转移与正义无关。兴,百姓苦;亡,百姓若。“赵氏孤儿”是权力扭曲人性的生动事例。这甚至可以涵盖孤儿身边的每一个人。20年后,同样的故事发生在屠岸贾身上,只是当时他没有一个恰好的婴儿罢了,不然又是一出千古名剧。

 
阅读全文>>
2012年03月30日 23:20

道德巨人美国

道德巨人美国
常见攻击道德的言论,当然,攻击范围主要局限于中国(确切说是大陆),所谓道德绑架也。其实要真说道德高尚的国家,莫过于美国。有反对的吗?有反对的也没事,我简单解释两句:
 
第一:
先讲古,“二战”后,联和国成立,有五个国家被选为道德最高尚的,当然,虽说是选举,但其实是所谓综合国力决定的。说他们道德最高尚,这可不是瞎说,那是维护世界秩序的警察,哪里有不平,哪里就有五国。这五国中,美苏最NB;中国得以忝列,纯粹是苏的硬挺,这硬挺的原因当然不能摆上台面,正如最近奥巴马的“麦克风门”;1991年苏联解体后,最NB的就剩下了一个美;即使在美......
阅读全文>>
2012年03月29日 19:30

医患血案休不了

看财新网“医患血案何时休”报道,照例以批评医疗体制作为落脚点,文章最后一句“希望像哈医大血案这样的惨剧不要再发生”。文章嘛,当然也只能那样写,结尾总得给人点儿亮是不?但我对此有不同观点。其实医患关系紧张,乃致时不时发生个把血案,在目下中国一点也不奇怪,希望这种事不再发生的人最终会绝望。依我看,这事与体制啥的也一点关系没有,为什么?因为有些个事的决定因素在于“人均”这个指标。当“人均”数字极为恶劣时,所有参数都会失灵。这个道理,只要想一想“相对论”是如何诞生的、“万有引力”又是如何失灵的,就很明白了。

中国的很多指标的绝对数字......

阅读全文>>
2012年03月08日 10:07

客套——人心之危的产物

在我的日志“制度之恶的根源是人太多”,有不少人举日本、韩国、新加坡、台湾地区的例子。老实说,这些地方我都没去过,认识只是书本与影视中的描述。令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们人与人之间的客套。

制度之恶的根源是人太多,这个日志主要讲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所谓生产关系,而不涉及生产力,所以这里的“制度”也仅只涉及与生产关系相关的。

需要解释的是,理解这个命题,不必太泥,你若不承认中国人口远已超载这个现实,那我只能视之为夏虫不可语冰,我们的语境完全不同。具体的家庭个体,鱞寡孤独在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时期都存在。桃花源中人的密度可能极大,但无碍人们的幸福与福利,这是有着另外的原因的。......

阅读全文>>
2012年03月07日 15:14

制度之恶的根源是人太多

很多文章以批评“制度之恶”作为出发点与归宿,我想说,如果现实中某个制度确实是恶的,那这个所谓的制度恶的根源在于人太多;

20世纪50年代初,中国人口在报章中一向是“四万万同胞”,时至今日,已近十四万万;试问,哪一个国家,在区区六七十年有这样的人口增速;

人多力量大,多子多福,人口红利,仔细琢磨这些词,从1840年算起,哪一个国家有中国出口的华工多,世界的发展都曾依赖中国的人口红利;而七八个子女对于赡养老人推三推四的情况更不鲜见;

社会的发展归根结底就是两点,一,人役物的本领的提高,所谓生产力;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所谓生产关系;对于第一点,在地球越来越“村......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29日 14:31

潘鸣啸谈韩寒

潘鸣啸谈韩寒

在3月1日面世的《中国改革》第3期上,有一篇本刊记者刘芳专访法国汉学家潘关鸣啸的文章。现摘录其中部分,并选配相关图片及文字资料,与大家共享。

潘鸣啸(Michel Bonnin)简介
 

潘鸣啸,法国汉学家,1949年生于法国。在巴黎获哲学学士,中国语言与文化学硕士及历史学博士学位。现于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教授中国当代史,研究范围包括中国当代社会民主运动、民工、就业等问题。早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他就开始进行有关中国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研究,在多种法文或中文刊物上发表论文。著有《失落的一代——中国的上山下乡运动(1968~1980)》。(摘录于百度)

第一次见潘鸣啸先生,是在秦晖先生家......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27日 12:26

我鄙视“必须转”

近几年,随着FACEBOOK、微博融入越来越多的人的生活,我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必须转”。不知为何,每当我看到这个词,就从心里升起一股鄙视,继而是近乎本能的逃避。其实细细想想,我也转过不少,所以我鄙视的不应该是“转”,那自然而然,鄙视的是“转”字前的修饰词“必须”。

为什么会鄙视“必须”呢?再仔细想想,我发现这个“必须”转的东东(文字或短消息),与我生活中的某些“必须”——诸如吃喝拉撒睡——相比,是那么的不“必须”,又或者,与很多单位的“打卡”比起来,这个“必须&rdqu......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20日 22:10

【荐书】中国近代反侵略文学集(5种7册)

【荐书】中国近代反侵略文学集(5种7册)

推荐给研读中国近代史的朋友,与正史配合读,是一套非常全面的文学总集。估计现在知道这套书的人不多。这套书虽然号称是文学集,但其中不少作品具有“史”的成分。对于近代中国与各国的战争,很多人的理解似是而非,这些作品基本都是同时期的人作于战争后不久,对于全面理解这些战争是很有帮助的。

这套丛书由阿英(钱杏邨)编。包括《鸦片战争文学集》(上下集)、《中法战争文学集》、《甲午中日战争文学集》、《庚子事变文学集》(上下集)与《反美华工禁约文学集》五种七册。1948年,北新书局将《中法战争文学集》与《中日战争文学集》作为“近百年来国难文学大系”的第一、二种先行出版。1957至1960年,经编......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13日 21:49

中国情人

随手写下这个应景的标题,脑子里立马儿蹦出十个字: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亦有“心”作“情”)。这十个字的作者是鱼玄机(844-871),唐末著名女诗人。全诗如下: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
 

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赠邻女(一作寄李亿员外)】
 

这首诗据说是鱼玄机写给一个失恋的村女的,但何尝不是鱼本人对爱情的感悟与奋争。传说中鱼玄机五岁颂诗百篇,七岁出口成章,十一二岁便诗名盛播长安。初为李亿妾,被抛弃后,疯狂迷恋温庭筠,但终被拒绝。

长长来路,命有玄机。忆君心似西......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