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09年06月30日 14:45

以“四贪词”透视“富二代”

时光如露如电,新词火花乍现。苏丹红、SARS、甲型H1N1流感……这些曾经不知为何物的词,现在已清晰地融入了我们的生活,既向我们描生活之丰富,又写现实之残酷。而伴随杭州“飙车族”,“富二代”一词飞速驶入公众视野。

所谓“富二代”,顾名思义,应当指如下的一些人,以宋丹丹小品的口吻说,他们的父母不是“非常有钱”,那是“相当有钱”。从字面上看,“富二代”是一个整体名词,与“老三届”“90后”意近。词的本身并无褒贬之意。“富二代”中既有高衙内(《水浒传》中的人物,《荡寇志》中被林冲剖腹剜心)这样的败类,也不乏金正日这样的佼佼者。然而,在新近牵连此词的报道中,负面“相当多于正面”。因此,“富二代”词性渐呈......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24日 11:15

“Pride与偏见”新篇

《Pride and Prejudice》,中译名为《傲慢与偏见》,以全书内容观之,Pride(傲慢)是偏见之因,平等相视,易位思考,傲慢自会消失;爱情唯有经过诸多偏见的洗礼,才能愈显其坚其真其蜜。这个故事是简·奥斯丁(Jane Austen)于1813年创作的。

我喜欢这个故事,因为近两百年来,关于傲慢,关于偏见,关于爱情,每一天都在上演,每一天都有新的故事。但对于Pride,在我的故事中,它既有“傲慢”意,也有“自豪”“骄傲”意,所以我写下了这个不中不洋的标题。一词多意是否也是“偏见”易出的一个原因?标题释罢,言归正传。

(一)

Once upon a time,别笑!故事都是这样开头的--

达西(《傲慢与偏见》中男1号)深爱着伊......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18日 12:22

从方静“间谍门”说编辑记者的“无心泄密”

6月14日22时15分,央视女主持方静着紫色上衣黑裤亮相《世界周刊》节目,主持风格一如百日前沉稳大方;十几分钟后,“间谍门”始作俑者阿忆更新博客,汰除旧作,另撰新文,文末称:“方静赢了,祝一路平安,祈福,特此。”由此,热哄哄闹嚷嚷的方静“间谍门”事件似乎画上了一个较比圆的句号。看客们逐渐散去,仍旧回归各自的轨道按老样子运行。

然而,笔者认为,对于看客中的“方静们”,这绝不应是个句号,而应是一个省略号,其各自的运行轨道亦应该由此事件而有所改变。这里说的“方静们”指的是各种媒体中众多的编辑记者。

“间谍门”初看像是平淡生活中偶然的一出闹剧,然而这偶然中却有其必然:这就是人们的“保密”“守密”......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16日 16:01

仿王小波说绿坝

声明:本文采拾王小波杂文中词句较多,或全句照采,或稍作变通,不敢掠美。但有不美、不妥之处,绝对是笔者较比二,与小波无涉。

王二者,不是笔者,虽然笔者也姓王也挺二,但二不过王小波笔下的王二。此位兄台是任麻儿本事也无,唯一的本事就是明辨是非。列位,您说这样的人处此二时代,活着的价值是不是就俩字:痛苦;仨字:痛苦死。所以他死了,死了十来年了;所以我们的时代得以继续二并快乐着。

二时代的快乐是无所不在无微不至的。不仅关爱大人,同样也呵护小人儿。这不,最近有个带“信”字的部门,就为我们的青少年上网问题操碎了心。煞费苦心绞尽脑汁推出了一款名为绿坝的软件,还特别在“绿坝”后面用波折号明确告诉大人......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15日 21:54

图集:金正日与朝鲜文艺改革

据新华网平壤6月15日电,据朝鲜《劳动新闻》6月15日报道,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近日在咸镜南道的咸兴大剧场观看了朝鲜血海歌剧团演出的根据中国古典名著改编的歌剧《红楼梦》。 报道援引金正日的话说,血海歌剧团继承了过去的宝贵传统,这次通过重新排练和演出歌剧《红楼梦》,再次展示了其艺术能力,同时也显示了朝鲜劳动党文艺思想的正确性和生命力,展现了朝鲜文艺工作者所具有的强大潜力。朝鲜文艺工作者曾在上世纪60年代演出过歌剧《红楼梦》。今年重新排练这一歌剧,以此作为“朝中友好年”的一项活动。 此前,朝鲜媒体曾在3月22日报道了金正日观摩指导歌剧《红楼梦》排练的消息。

说起金正日......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08日 10:41

【慎做解人一】毛泽东词《水调歌头·游泳》

  缘起

所谓缘起,就是向读者交待一下自己写一篇文章的起因或背景。其实我写的每一篇博文,都是有着"缘起"的。总是为着某种触动,或不平则鸣,或有感而发。这些"缘起"有的已在文章中有所交待,有的则并未明说。拿笔者的"五月南风粽箬香"一文来说,这是一篇挨"砖"较多的文章。写作本文的初衷其实非常简单:缘于一次朋友聚会,把酒谈天之际,有友人很执着地问,文怀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到底多少岁呢?等等。

由此笔者联想到,在当今中国,很多的人、事、数字,我们当然追求真实、且有权利获知这个真实。然而这个"真实"的获得,在现实中往往是"不可能的任务"。"真实"难以获知的原因,或因出自......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26日 01:18

(组图)朝鲜今昔:T or F

(组图)朝鲜今昔:T or F

金日成慈父一般的笑容的演变过程

由于初稿成稿匆匆(5.26),今据《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新华时事从刊社编辑,1950年10月一印。以下简称《朝鲜》)一书增添部分内容及图片。原本还应改写电影中的朝鲜部分,待以后再重写。金正日对电影、歌剧等还是较有研究的,著有《电影艺术论》、《论话剧艺术》、《进一步发展团体操》等,其本人就收藏很多电影,以好莱坞的影片为多。  ——5月30日记

又:鹏总强烈建议此文应挪至“世事时事”主题,只得从之。——6月2日再记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20日 00:55

您想幸福吗?看电视吧!

  
  黄有光先生有篇博文:能够大量增加快乐的简单方法——刺激大脑享乐中心。出发点固然很好,谁不想快乐幸福呢?但就当今而言,要想获得黄先生所描述的这种快乐,既复杂也不现实。现在笔者向大家推荐一个最简单也是最现实的方法:这就是看电视!相信我,没错的!!

只要从6月1日起,您坚持每晚看电视,我保证您会如沐春风、幸福得一踏糊涂。这种幸福首先从《新闻联播》开始,看中国新闻绝对会让您有走入“桃花源”一般的感觉,绝不会让您有金融危机的恐惧:我们的企业出口是那样顺风顺水,我们的汽车销量......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16日 13:35

维网恢恢 维网疏疏

——第41个世界电信日(5·17)断想

(一)

“同学们,如果用一个字形容我们的社会,那该是个什么字?”

“网!”

这是1987年9月的一天,室外温度足有三十五六度,江西南昌某高校内,我坐在没有空调和风扇的教室里,正在上一堂《营销学》课。

“很对”,老师满意地说:“同学们都见过渔网吧,很多很密的网眼儿互相交织着,这不正是我们交错复杂纷繁的社会的真实写照吗?在营销中,我们一定要……

就是在我上课的同时或是前后,中国第一台国产286微机——长城286正式推出。

时光飞驰,转眼到了2009年的同一天,同样的课仍在上着,同样的回答仍在继续,同样满意的笑容仍挂在老师的脸上,只是,如果你......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08日 12:35

五月南风粽箬香

——端午节有感并闲说文怀沙、李辉及“历史真相”

2008年端午节,中央电视台第三频道办了一个纪念屈原的专题节目,其间有文怀沙吟咏屈原《离骚》的几句,给我印象很深,在这之前我没有见过这位老人。文怀沙满面红光,主持人之前介绍其为98岁。他以一种似唱似歌的方式,以我们今天不曾听过的古音吟诵,其中“吾将上下而求索”中的“下”“索”两字读音分别为“乎”“肃”,让我感到既新奇,又有几分敬佩。笔者虽然喜欢古典诗词,但对于《诗经》《楚辞》却未尝深读过,主要觉得太难啃。这是我对文怀沙的初次印象——一个挺有品味的老才子。

2009年2月18日,《北京晚报》第37版以整版篇幅刊载李辉长文《李辉质疑文怀沙》,使我对文怀......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06日 10:00

“《南京!南京!》好看极了!”

《南京!南京!》这个电影现在很热,正如最近几天的天气,热得让人感觉有些反常。我是一个热爱电影、爱看电影的人(十几岁时常有一天追着看好几场电影的经历),但我已经很久没有走进影院看国产电影了。不看的原因,并非是因为票价高,而是对国产电影“哀莫大于心死”的一种表现。多年来,我看到国产电影基本上处于一种“自娱自乐”的状态(这一点跟中国足球有一拼),这不仅表现在一些重大电影节上获奖或受褒奖的影片越来越少,还表现在一些在国际影坛上受到好评的影片而在国内影院却难以看到。像我在影碟中看的《活着》《站台》《鬼子来了》《颐和园》等。“哀莫大于心死”的另一种表现是,我看到我曾经欣赏的一些导演在经过与现实的碰撞后,......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20日 17:29

咸淡吴郎《赤壁》

折剑沉沙铁未消,洗磨完毕认何朝?

东风纵与周郎便,曹氏依然会小乔。

--吴宇森《赤壁》观后感

据说吴宇森的《赤壁》在影院放映时,笑场不断。笔者未曾去影院观看,只是看的影碟,上下两集计四小时四十多分钟,堪称巨制,场面宏大,也颇有史诗之范。然看完之后,确实觉得雷人之处很多,会心大笑之处层出不穷。本想写篇“《赤壁》雷人对白赏析”,然在网上一看,发现此类贴子甚多。心下倒有点替吴宇森打抱不平了:有那么难过吗?至少比电视剧《三国演义》强多了吧!不过话虽如此,但还是有点崩不住,只简单从译名及名著改编两方面挑挑刺儿吧。

(一)咸说译名

笔者曾在一篇博文......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09日 08:53

西恩·潘获影帝的“非影理由”

西恩·潘获影帝的“非影理由”

看了鹏总的博文“教子一艺,不如赐子佳名”,文中提到对于时下的金融危机,“在台湾,不少人因失业、放无薪假、工厂倒闭等原因改名,希望通过改名而换好运”,不仅颇有些感触,遂续貂一篇。

笔者要续的事与名字无关,而是想说说面对时下的金融危机,中国人民与美国人民的不同态度,以及人们最需要的是什么。

要说还是咱们中国人性格好,有柔性韧劲。记不清是不是《四世同堂》的齐老爷子说的话了:小日本子有飞机大炮能怎么样,可架不住咱们中国人能忍。这不,面对蹭蹭上窜的失业率、哧溜哧溜下滑的消费欲,咱们勤劳勇敢的台湾人民改改名字就能顺心顺气地凑和过了。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02日 11:50

冯雪峰是如何修改“两个小人物”的文章的

——兼谈我对“统一‘的地得’”的看法

近看安旸博文《我的提案:统一“的地得”》,不禁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本书——《红学1954》(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3年一版一印),其中有一份《关于“红楼梦简论”及其他》的文章的详细修改清单,其中多处涉及“的地得”的修改,这里展示一下,笔者认为这份修改清单对编辑很为实用,也借此谈谈自己对“统一的地得”的看法。

这里先简要介绍一下主角,冯雪峰,时任《文艺报》总编,“两个小人物”为李希凡、蓝翎(此为毛泽东送给二人的绰号),时间是1954年九十月间,当时冯雪峰受周扬指示(周扬是受江青指示,当然江青后面是毛泽东暗示),在《文艺报》上转载已刊发在《文史哲》刊物上的李希凡......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30日 19:06

“枯藤老树昏鸦…”是曲还是词

近读《金元明清词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年北京第一版)一书,在马致远名下,赫然选取的是一首著名的“曲”——天净沙•秋思,即我们熟知的: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并有如下说明:《天净沙》旧作曲调,杜文澜据《老学丛谈》录无名氏词,与此调同列为元人小令,录入《词调补遗》。今从之。(P137)笔者不禁狐疑,这首著名的《秋思》到底是曲还是词呢?

按今人所选的各种元曲(这里指的是散曲,不涉及杂剧)选本,基本上都是以近人隋树森先生辑录的《全元散曲》为底本。笔者查阅该书(中华书局1964年一版一印),在242页有这个作品,不同的是在“天净沙•秋思”前面标有“越调”二字。在这个......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22日 23:40

女儿是“水”作的骨肉吗?——兼说形近字错误

女儿是“水”作的骨肉吗?——兼说形近字错误

图一:女儿是木做的骨肉

图二:同一回中的“水”字

“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这不仅是贾宝玉的名言,也是《红楼梦》里的一句精典名言。读过此书的人,无不对此句区留有深刻的印象,也没有人怀疑此句话的真实性与可靠性。“女儿是水作的骨肉”于情于理都是说的过去的。然而如细考《红楼梦》的诸多抄本,却又不免有所怀疑:女儿真的是“水”作的骨肉吗?

众所周知,《红楼梦》在程伟元、高鹗的第一次木活字排印本之前是以抄本......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15日 13:09

“宝钗戏蝶”邮票挑刺儿(图)

“宝钗戏蝶”邮票挑刺儿(图)

笔者曾在某论坛发过一个贴子:图说精解详析大观园十二经典画面之宝钗扑蝶。在写这个贴子的过程中,浏览了很多关于宝钗戏蝶的美术作品,当时就感到有些作品并不能完美表现这个主题,很有必要“较真儿”一番。

在“较真儿”之前,我们有必要重温一下“宝钗戏蝶”的文本,这是我们“较真儿”的出发点与依据。此段描写见于《红楼梦》第二十七回:且说宝钗,迎春,探春,惜春,李纨,凤姐等并巧姐,大姐,香菱与众丫鬟们在园内玩耍,独不见林黛玉。迎春因说道:“林妹妹怎么不见?好个懒丫头!这会子还睡觉不成?“宝钗道:“你们等着,我去闹了他来。”说着便丢下了众人,一直往潇湘馆来------忽然抬头见宝玉进去了, 宝钗便站住低头......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11日 01:31

动画片译名何必“总动员”(图)

动画片译名何必“总动员”(图)

“总动员”何其多
儿子10岁,像所有同龄的小孩一样爱看动画片,每年的DISNEY新片更属必看之列。我呢,也乐得买,盗版DVD既便宜又好,正好也补补自己小时候无缘得见影像的亏。没事时跟着儿子一起看看,看着屏幕上的阿拉丁、睡美人、匹诺曹、仙度瑞拉——那些我曾在书本中熟悉的人物,活蹦乱跳地在眼前晃,还真挺过瘾。可看多了以后,慢慢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怎么动画片的名字都变成“总动员”了。什么玩具总动员、海底总动员、超人总动员、汽车总动员、战鸽总动员、美食总动员等等。这不,今年的奥斯卡动画长片又是个“总动员”......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07日 18:26

图片说明不可不慎(组图)

图片说明不可不慎(组图)

笔者没事时喜欢在旧书滩寻觅一些文革期间的版画、照片、年画等,其中有两张的图片说明有着明显的错误。这让我非常惊讶:在那样的高压时代怎么会出现如此低级的错误。同时也深感图片说明虽是小事,但如果随便为之,其后果可能是非常严重的。


"武器"压着“毛泽东”?

图一(选自“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三周年”宣传册页,8开,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战斗组1972年十月出版):

右上方“毛泽东”前两字与“武器”两字重合,这明显是制板工人拼版时出了差错,因为“毛泽东”三字是手写体,印刷中事先将此三字转为......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06日 23:34

人文版《红楼梦》“抓子儿”游戏注释增补(配图)

人文版《红楼梦》“抓子儿”游戏注释增补(配图)

“抓子儿”游戏图释

第一轮抓一个,

抓完后抛起一个,这个在空中时,抛下手里的四个,再接住空中的一个。

再每次抓两个,再抛一个在空中,再抛下手里的四个,再接住空中的一个。

再次是抓3个,再抛,再次是抓五个。全抓完后“背”:即把五个全抛起,用手背去接,能接住几个记几分,然后再抛再抓,直到背时接住0个,就轮到另一人玩了。而且抓地上的子儿时不能碰你这次不抓的子儿,要是碰了,也就结束,轮到另一人玩了。


来玩“抓子儿”喽

《红楼梦》第64回有这样一段描述:“看时,只见西边炕上麝月、秋纹、碧痕、......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