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新江 > 文章归档 > 2010年十二月
2010年12月30日 13:53

靠!情妇反腐?倒!不如重开官妓!

今年最后一期《新世纪》周刊(12.27出版)有一篇文章——情妇反腐是靠不住的,作者郑戈,系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助理教授,郑教授博采中外,绵密入微,洋洋洒洒,推情置理地论述了“情妇反腐是靠不住的”,最后开出药方——民主是最好的责任机制,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法治是穿透等级秩序、一视同仁地约束每一位公民(包括党员干部)的最有效机制。

郑文好不好?恐怕没人敢说不好!但郑文会产生几多作用?恐怕没人相信会有作用。我就是认为郑文一点建设性也无的其中一人。

看来我是真的“OUT”了,我是真的不知道现在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已经开始靠情妇来反腐了。共产党员不是都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人吗?难道他们也有普通人民的俗欲......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9日 15:38

命达无文章——换个角度看《独唱团》停运

说明:本文不是评论韩寒所做的博客或小说的(所以请不要以我没看过韩的文字来驳斥我,因为那样的驳斥在我看来一样是值得驳斥的),而是针对韩运作《独唱团》失败的事实来表达我个人的看法。电影《芙蓉镇》中有句话:活着,像狗一样活着。我对这句话的理解是:委曲求全的生存不仅是为了活着,螺旋迂回更是为了积攒上升的能量!这其间的智慧很大。再联系到韩运作“独”的失败(这种失败是一个管理者的失败,与韩的文字好坏,杂志内容好坏都无关,成功只有一个——那就是让“独”GO ON,因为一旦成为正式公开出版的杂志,就必须以它的持续出版为最大利益。让一个杂志健康成长的难度是很大的,南方周末,80年代的北青,都是以主编的前仆后继才换来了......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7日 12:36

胡淘书乱翻书(三)“汉奸”的作品《对译日本童话集》(1943)

胡淘书乱翻书(三)“汉奸”的作品《对译日本童话集》(1943)

在“影响我的五本书”的日志中,我曾说过,读书是个有趣的事情,开卷有益是对每一本书而言的。话虽如此,但我于读书,向来胸无大志,随淘而读。淘书的快乐来自意外的惊喜,当看到一本心仪的书,那感觉就像是遇到了多年前失散的朋友。前不久,在地上一堆乱糟糟的“破烂儿“中翻捡时,看到一个久违的名字——张我军,顿时眼前一亮——

张我军,周作人的学生,致力于翻译于翻译日本文学,尤其在北平沦陷时用力最深。1945年日本投降后曾一度被定为汉奸,但最终因系台湾籍而幸免,然而他的老师周作人却被无误地定为汉奸,并进了监牢。时事弄人,如今北平沦陷时的出版物,尤其是这类明显宣传日本文化,普及日语的书籍已经很少见了。虽然只是一......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6日 14:43

官民逐利忙,无耻世无敌

(一)

李银河在其博客中说:最近一个有23个国家2.4万人参加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拜金的国家。如果这个调查结果属实,真是让人相当沮丧。

我接李先生的话茬往下说:也是最近,《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第三次发布全球民主指数排名,中国总得分3.14分,在167个地区中排名136,选举制度一项得0分,公民自由得分1.18分。 如果这个排名公正且权威,真是让人相当沮丧too。

(二)

沮丧复沮丧,新江有感言。

古语有云:《春秋》出,乱臣贼子惧。 惧从何来?存羞耻心也——怕自己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永世被世人唾骂。

由此可见,惧因耻生。反之,无耻则无惧。充分必要两相......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4日 14:02

答复“影响我的五本书”

注:这是一个回复——列举五本影响过你的经典书籍。我不知我读的算不算“经典书籍”,但确实对我影响挺大。

我这人读书太杂,但大体上中国书、文学方面的书居多,现在更喜古典文学,从诗经到元杂剧、南曲、明清小说无一不爱,读的书基本以“繁体竖排”为主,影印或手抄本更好,但年轻时不是这样。一个人读书,因年龄、性格、心态的变化,阅读兴趣也会发生很大变化,轨迹不好描述,往往读一本书会牵出很多本,就拿现在读古典文学来说,很容易牵到读史的方面,像前四史,欧阳修编辑的新五代史、新唐书,那也是很棒的文学作品,当然《左传》就更出类拔萃了。有时回头看看自己的读书轨迹也挺好玩的,下面从稍纯粹的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