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新江 > 文章归档 > 2011年五月
2011年05月23日 20:40

“子规夜半犹啼血”新解

鸟叫还是不叫,人不要求,当然,人更没给鸟叫的权利。可鸟天性就爱叫,就这臭毛病!没办法。

鸟叫了,还是半夜;人听了——正困呢,烦死了,给丫嘴绑上,要不就干脆弄死丫。

小怜发嗲,夜半寻欢;君王发话了,来点莺歌燕舞。什么?都睡了?拿棍子给丫打醒了——叫。

久之,鸟不敢随心所欲地叫了;有的直接自毁声带,有的学会看人的脸色叫,更多的开始叫非所叫——雷叫。

聪明的鸟明白了,人并未给予鸟——叫的权利,但绝对不能说,人禁止鸟——叫,而人在某些时候,甚至会逗鸟叫,要鸟必须——叫。

叫声有多种,啼血还是啼水......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9日 07:41

卡恩教训

欧元区国家、IMF与美国并不总能奏出天衣无缝的和谐乐章,奥巴马不止一次公开、高调表示“美国无所不能”——阴谋论有足够的证据支持卡恩冤!

OK!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想,陷害者为什么选定“美人计”?这计用在卡恩身上百分百好使吗?理由是卡恩此方面劣迹斑班。中国有句俗话说得更损,那叫狗改不了吃屎。

卡恩教训一:君子慎独!老生常谈了,举例如下:

昔有某国企二人一同出差,一为书记,一为正在争取入党的技术骨干。入住宾馆后,夜半,骨干屋内电话玲骤响,听筒中传来娇滴悦耳的声音:先生,需要服务吗……骨干听后,大脑里激烈斗争了好几妙,凛然回答三字:不需要!天明后......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7日 14:20

前仆后继——男人终究被女人击倒

前仆后继——男人终究被女人击倒

想起了侯跃文“打牌”的小品,我也设计个对白:甲出牌,“美国,厉害吧,还管得上吗?”乙:“这有什么难的,管上,莱文斯基。”

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被女人击倒!古有汉武帝,今有“敏感词一(3字)”。

汉武帝纵容、忍让阿娇六七年,那绝对是韬光养晦,为日后雄起积蓄能量;“敏感词二(2字)”在法庭上高喊:我就是“敏感词一(3字)”的狗,让我咬谁就咬谁……

这样的男人何止是不世出,几世估计都出不了一个,男人衡量一下自己是不是这样的男人?!卡恩昨天扛枷锁,前仆后继,今王功权新......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5日 16:14

“举着宪法讲理被抽”之祸福两辩

“塞翁失马”的典故众人皆知,一马得失对于人、事之影响,往往令人不胜唏嘘。而更令人唏嘘的是,“塞翁失马”不仅表现在个人物品的得与失上,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几乎都能依稀触摸到“塞翁失马”的幕纱——

例如,稳定与动乱——历史事实已然证明,从来都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历史上官员的骄奢淫逸从来都是“稳定”惹的祸,而“动乱”往往造就时势之英雄,为社会发展注入新的动力;

例如,,苟且偷生与宁为玉碎——生活中的事实已然证明,很多于“文革”中苟且偷生的老作家在1976年后赢来了创作的第二个春天,为我们留下了宝......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08日 18:35

傻逼与精英的回复策略

原本我的标题是愚者与智者的对话原则,依许(纪霖)教授的说法是平民与贵族,循“纯属个人视角”的说法是“装逼”。词虽有糙有雅,但都是一个意思,鉴于思享家时见“傻逼”“精英”等词儿,姑且入“家”随俗。

正文前先拽个故事,再拽个词儿,那叫“入话”“艳段”“得胜头回”……不一而足,说白了就是个引子。

话说某年某月某日,孔子——(听到这俩字儿,您该知道了,那至少是两千五六百年前的事了)带着学生出游,马车中的一匹马脱缰跑了,跑到农民地里,吃了麦苗。老农不干了,把马扣住了,不赔钱不还。孔子,您......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05日 07:43

闲说《红楼梦图咏》

闲说《红楼梦图咏》


  笔者认为清人改琦绘、张问陶等题词的《红楼梦图咏》是清人所有红楼梦图中最好的一种,可谓图、咏俱佳,当然也有不太妥当的,但整体为最佳无疑。

  《红楼梦图咏》共绘制了通灵宝玉石、绛珠仙草、警幻仙子、黛玉、宝钗、元春、探春、惜春、史湘云、妙玉、王熙凤、迎春……宝玉等五十一幅,凡五十五人。为之题咏的共有张问陶、徐渭仁、吴荣光等名流三十四人,凡七十五咏。或诗或词;或一题或二题或三题不等。题词年代最早的是嘉庆二十一年(1816)张问陶题的史湘云、碧痕、秦锺三幅,最晚的是王希廉及其妻周绮,时间在道光十九年(1839)。

  《红楼梦图咏》中的人物,绝大多数都能符合各自的......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01日 17:49

人治不了你,天还治不了你?!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摘自《正气歌》
  天灾在中国古代一直被示为一种警示,此类记载在《国语》《左传》有很多。当然,信不信是您自己的事。

  报应,那是封建迷信,当今这世道信这个的人不多,但最近发生在日本的地震、海啸,美国的龙卷风,每每让我想到“报应”这两个字。

  人祸是天灾的马甲,我一直这么认为,当然也包括美日的天灾。天灾与人祸如何转换,我不太明晰二者的转化规律,但肯定是有联系的。例如次贷危机引爆的全球金融危机,是天灾还是人祸,美国人酿苦酒,全世界人民能不喝吗——珍珠翡翠白玉汤,好汤啊!同样让我不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