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新江 > 文章归档 > 2010年七月
2010年07月15日 10:28

脱光,镜鉴美丑——感悟崔健的歌

脱光,镜鉴美丑——感悟崔健的歌

摘下面具,不够,脱,继续脱,对,脱光,面对镜子,赤裸……,大卫?孔乙己?无所谓了,正视!正视美丑!——题记 

加了一宿班,睡醒后,惺忪着双眼,或许是想让自己清醒,把崔健演唱会的VCD放进了DVD机,听着崔健一声声沙哑的呐喊,我感觉我的衣服在一层层被剥落,剥落,直至赤裸……我惊讶地看着自己赤裸的身体,美?丑?我有勇气做出理智的判断吗?

长久以来,在众多的歌手中,我一直从二而终——罗大佑、崔健。罗大佑,太有才华了,他是一位“全科医生”,我没能力把握不住他,不敢写;而崔健则是一位“专科医生”,外科医生。他总是冷静地拿着手术刀,割这个,割那个,甚至是心,只要它危害了肌体的健康,照割不误——坏了心的人......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2日 08:53

大师的成功不可复制

大师的成功不可复制

唐骏有本书叫作《我的成功可以复制》,现在看来确是这样,种种迹象表明,他就是成功复制了“方鸿渐”。如果再往远点说,从清朝“洋务运动”始,“方鸿渐”一直像电脑病毒一样不断复制、复制……

然而正如有病毒就有杀毒软件一样,诺顿、卡巴、瑞星……;“方鸿渐”时代的“杀软”不叫诺顿、卡巴、瑞星……,他们是陈寅恪、傅斯年、俞大维这样一群学人。他们共同的特点是,他们在国外留学时,不是急于拿到学位,而是尽可能地广泛自己的学问积累。他们节衣缩食地购置各种可能用到的资料,为国为己;他们废寝忘食地学习学习再学习。而那个在很多人眼中视若珍宝的学位,他们则并不刻意营求,更遑论造假学历了。然而,最终,在这批学人中涌现......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4日 21:31

“文革”史“他”研究的领军者——麦克法夸尔和他的“文革”四部曲

“文革”史“他”研究的领军者——麦克法夸尔和他的“文革”四部曲

要弄清当代中国的“为什么”,就要弄清文化大革命的“怎么样”;而要弄清“文革”中发生了什么,就必须弄清“文革”是如何起源的。——麦克法夸尔

在这个炎炎夏日,世界杯征战正酣,思享家里,舒立发起的专题征文亦渐入佳境。这些文章,大至战略战术,小至球员的国籍、兴趣爱好,都如数家珍。外媒为此惊呼——“没有一个国家的球迷像中国人这样热心别人的比赛”。看到这句话,我的心小小地抽了一下。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醉心于别人的世界杯,你们不也一样醉心于我们的历史,例如“文革”——你们的研究专著不是一样汗牛充栋远胜于我们自己吗?

几句闲话带过,言归正传。如今且说“文革”史的研究,标题中的“他”并不仅指......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2日 13:30

海未枯,石依然,心已冻,情何堪——走出“禁闭岛”

海未枯,石依然,心已冻,情何堪——走出“禁闭岛”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这是一首著名的汉乐府民歌,两千年过去了,今天相恋的少男少女们,依然在唱着同样的歌谣。然而现实中,山有陵,水未竭,冬天不曾打雷,天与地挨边儿更是没影儿的事。但是,心已碎,情已冻,恋人变得不如路人,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本来笔直的洒满阳光的大道,现在出现了数不清的岔口,看似突然拥有了无数的选择,然而,并不是每一个岔口都通向罗马。

我的一个朋友,女性,三十出头,已婚,已育一女。在外人眼中,这是一个不错的三口这家。然而,偶尔的......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1日 09:17

“高考最牛作文”不是作文正道

我转贴一篇文章(http://blog.china.com.cn/dingqizhen/art/4281326.html),此文基本代表了我对高考最牛作文(指王文奇的《绿色生活》)的看法,原文标题为“古文奇字不是作文正道”,作者丁启阵,原发于中国网专家博客。同时为了更清楚地表达我的看法,我也简单说两句:
 


原本想自己写一篇,但又觉得似乎不值一辩。因为关于什么是好文章,历朝历代均有争论,无休无止(这一点只要看看上海古籍出的《中国历代文论选》上中下三册、《中国近代文论选》上下两册,即可明了)。陶渊明写完文章要念给村夫听,问他们听得懂吗?陈寅恪授课时,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