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新江 > 文章归档 > 2009年六月
2009年06月30日 14:45

以“四贪词”透视“富二代”

时光如露如电,新词火花乍现。苏丹红、SARS、甲型H1N1流感……这些曾经不知为何物的词,现在已清晰地融入了我们的生活,既向我们描生活之丰富,又写现实之残酷。而伴随杭州“飙车族”,“富二代”一词飞速驶入公众视野。

所谓“富二代”,顾名思义,应当指如下的一些人,以宋丹丹小品的口吻说,他们的父母不是“非常有钱”,那是“相当有钱”。从字面上看,“富二代”是一个整体名词,与“老三届”“90后”意近。词的本身并无褒贬之意。“富二代”中既有高衙内(《水浒传》中的人物,《荡寇志》中被林冲剖腹剜心)这样的败类,也不乏金正日这样的佼佼者。然而,在新近牵连此词的报道中,负面“相当多于正面”。因此,“富二代”词性渐呈......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24日 11:15

“Pride与偏见”新篇

《Pride and Prejudice》,中译名为《傲慢与偏见》,以全书内容观之,Pride(傲慢)是偏见之因,平等相视,易位思考,傲慢自会消失;爱情唯有经过诸多偏见的洗礼,才能愈显其坚其真其蜜。这个故事是简·奥斯丁(Jane Austen)于1813年创作的。

我喜欢这个故事,因为近两百年来,关于傲慢,关于偏见,关于爱情,每一天都在上演,每一天都有新的故事。但对于Pride,在我的故事中,它既有“傲慢”意,也有“自豪”“骄傲”意,所以我写下了这个不中不洋的标题。一词多意是否也是“偏见”易出的一个原因?标题释罢,言归正传。

(一)

Once upon a time,别笑!故事都是这样开头的--

达西(《傲慢与偏见》中男1号)深爱着伊......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18日 12:22

从方静“间谍门”说编辑记者的“无心泄密”

6月14日22时15分,央视女主持方静着紫色上衣黑裤亮相《世界周刊》节目,主持风格一如百日前沉稳大方;十几分钟后,“间谍门”始作俑者阿忆更新博客,汰除旧作,另撰新文,文末称:“方静赢了,祝一路平安,祈福,特此。”由此,热哄哄闹嚷嚷的方静“间谍门”事件似乎画上了一个较比圆的句号。看客们逐渐散去,仍旧回归各自的轨道按老样子运行。

然而,笔者认为,对于看客中的“方静们”,这绝不应是个句号,而应是一个省略号,其各自的运行轨道亦应该由此事件而有所改变。这里说的“方静们”指的是各种媒体中众多的编辑记者。

“间谍门”初看像是平淡生活中偶然的一出闹剧,然而这偶然中却有其必然:这就是人们的“保密”“守密”......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16日 16:01

仿王小波说绿坝

声明:本文采拾王小波杂文中词句较多,或全句照采,或稍作变通,不敢掠美。但有不美、不妥之处,绝对是笔者较比二,与小波无涉。

王二者,不是笔者,虽然笔者也姓王也挺二,但二不过王小波笔下的王二。此位兄台是任麻儿本事也无,唯一的本事就是明辨是非。列位,您说这样的人处此二时代,活着的价值是不是就俩字:痛苦;仨字:痛苦死。所以他死了,死了十来年了;所以我们的时代得以继续二并快乐着。

二时代的快乐是无所不在无微不至的。不仅关爱大人,同样也呵护小人儿。这不,最近有个带“信”字的部门,就为我们的青少年上网问题操碎了心。煞费苦心绞尽脑汁推出了一款名为绿坝的软件,还特别在“绿坝”后面用波折号明确告诉大人......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15日 21:54

图集:金正日与朝鲜文艺改革

据新华网平壤6月15日电,据朝鲜《劳动新闻》6月15日报道,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近日在咸镜南道的咸兴大剧场观看了朝鲜血海歌剧团演出的根据中国古典名著改编的歌剧《红楼梦》。 报道援引金正日的话说,血海歌剧团继承了过去的宝贵传统,这次通过重新排练和演出歌剧《红楼梦》,再次展示了其艺术能力,同时也显示了朝鲜劳动党文艺思想的正确性和生命力,展现了朝鲜文艺工作者所具有的强大潜力。朝鲜文艺工作者曾在上世纪60年代演出过歌剧《红楼梦》。今年重新排练这一歌剧,以此作为“朝中友好年”的一项活动。 此前,朝鲜媒体曾在3月22日报道了金正日观摩指导歌剧《红楼梦》排练的消息。

说起金正日......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08日 10:41

【慎做解人一】毛泽东词《水调歌头·游泳》

  缘起

所谓缘起,就是向读者交待一下自己写一篇文章的起因或背景。其实我写的每一篇博文,都是有着"缘起"的。总是为着某种触动,或不平则鸣,或有感而发。这些"缘起"有的已在文章中有所交待,有的则并未明说。拿笔者的"五月南风粽箬香"一文来说,这是一篇挨"砖"较多的文章。写作本文的初衷其实非常简单:缘于一次朋友聚会,把酒谈天之际,有友人很执着地问,文怀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到底多少岁呢?等等。

由此笔者联想到,在当今中国,很多的人、事、数字,我们当然追求真实、且有权利获知这个真实。然而这个"真实"的获得,在现实中往往是"不可能的任务"。"真实"难以获知的原因,或因出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