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0年12月29日 15:38

命达无文章——换个角度看《独唱团》停运

说明:本文不是评论韩寒所做的博客或小说的(所以请不要以我没看过韩的文字来驳斥我,因为那样的驳斥在我看来一样是值得驳斥的),而是针对韩运作《独唱团》失败的事实来表达我个人的看法。电影《芙蓉镇》中有句话:活着,像狗一样活着。我对这句话的理解是:委曲求全的生存不仅是为了活着,螺旋迂回更是为了积攒上升的能量!这其间的智慧很大。再联系到韩运作“独”的失败(这种失败是一个管理者的失败,与韩的文字好坏,杂志内容好坏都无关,成功只有一个——那就是让“独”GO ON,因为一旦成为正式公开出版的杂志,就必须以它的持续出版为最大利益。让一个杂志健康成长的难度是很大的,南方周末,80年代的北青,都是以主编的前仆后继才换来了......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7日 12:36

胡淘书乱翻书(三)“汉奸”的作品《对译日本童话集》(1943)

胡淘书乱翻书(三)“汉奸”的作品《对译日本童话集》(1943)

在“影响我的五本书”的日志中,我曾说过,读书是个有趣的事情,开卷有益是对每一本书而言的。话虽如此,但我于读书,向来胸无大志,随淘而读。淘书的快乐来自意外的惊喜,当看到一本心仪的书,那感觉就像是遇到了多年前失散的朋友。前不久,在地上一堆乱糟糟的“破烂儿“中翻捡时,看到一个久违的名字——张我军,顿时眼前一亮——

张我军,周作人的学生,致力于翻译于翻译日本文学,尤其在北平沦陷时用力最深。1945年日本投降后曾一度被定为汉奸,但最终因系台湾籍而幸免,然而他的老师周作人却被无误地定为汉奸,并进了监牢。时事弄人,如今北平沦陷时的出版物,尤其是这类明显宣传日本文化,普及日语的书籍已经很少见了。虽然只是一......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6日 14:43

官民逐利忙,无耻世无敌

(一)

李银河在其博客中说:最近一个有23个国家2.4万人参加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拜金的国家。如果这个调查结果属实,真是让人相当沮丧。

我接李先生的话茬往下说:也是最近,《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第三次发布全球民主指数排名,中国总得分3.14分,在167个地区中排名136,选举制度一项得0分,公民自由得分1.18分。 如果这个排名公正且权威,真是让人相当沮丧too。

(二)

沮丧复沮丧,新江有感言。

古语有云:《春秋》出,乱臣贼子惧。 惧从何来?存羞耻心也——怕自己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永世被世人唾骂。

由此可见,惧因耻生。反之,无耻则无惧。充分必要两相......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4日 14:02

答复“影响我的五本书”

注:这是一个回复——列举五本影响过你的经典书籍。我不知我读的算不算“经典书籍”,但确实对我影响挺大。

我这人读书太杂,但大体上中国书、文学方面的书居多,现在更喜古典文学,从诗经到元杂剧、南曲、明清小说无一不爱,读的书基本以“繁体竖排”为主,影印或手抄本更好,但年轻时不是这样。一个人读书,因年龄、性格、心态的变化,阅读兴趣也会发生很大变化,轨迹不好描述,往往读一本书会牵出很多本,就拿现在读古典文学来说,很容易牵到读史的方面,像前四史,欧阳修编辑的新五代史、新唐书,那也是很棒的文学作品,当然《左传》就更出类拔萃了。有时回头看看自己的读书轨迹也挺好玩的,下面从稍纯粹的受......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8日 08:43

四大名剧排坐坐

说明:戏曲文学的美分两种,一是文本,即词句之美,二为腔调、曲律之美。本人所探讨的是第一种,即只涉及词句之美,而不涉及第二种美。

四大名剧——西厢记(元,王实甫)、牡丹亭(明,汤显祖)、长生殿(清,洪升)、桃花扇(清,孔尚任)也。

四大名剧至今已成定论,在戏曲、文学史上均有其不灭的位置。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我对以上四剧均很喜欢,没事就读几出(折),闲着无聊,也爱做个无聊事,排坐坐玩——

按我个人喜好,(王)西厢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剧,虽然承袭董西厢(金,董解元),但创新、扬长避短是明显的,而且在元时创作如此长(20折加2楔子)的杂剧,不可不说是空前的,虽然有“西游记”杂剧比它长......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5日 23:43

肥环瘦燕潘金莲,不能生育酿悲剧

说明:最近看文章中不时提到“人口红利”,那我就说三个不育的著名女人吧。同时也可当作“人口红利”之所以减少的一个另类补充吧,呵呵。


小说看多了就会“合并同类项”。

简单说,近看《长生殿笺注》(中洲古籍出版),在“乞巧”一节(即“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其实那时说的不是“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注中明确说,杨玉环是很想给明皇生个儿子的(据“荆楚岁时记”,七夕乞巧的目的就是生子),这在那时的重要性是不用说了。杨玉环也掺合进了宫庭政治斗争中,生子对于保住杨家的政治地位是极端......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16日 08:57

宁愿“被殖民” 不可“被代表”

"Shit(噤声)!这话是谁说的?想不想活了?"在下不敢!不是我!

在中国,谁若是说了标题中的这句话,肯定会被打下十八层地狱,死无葬身之地。须知,我们崇尚的是“宁死不吃嗟来之食”,这才叫有气节。

在今天,我们已经习惯了无动于衷——作为中国、亚洲、全世界的一分子“被代表”。你会微苦无奈傻笑地说:“被”就“被”了,又不关我卵疼——你接受了“被代表”;当向来是“一听即涨”的听证会结束后,总会有一些人在镜头面前代表你说:“确实是该涨价了,我们不仅无条件接受,而且欢迎,替XXX分忧嘛,匹夫有责……”,你看到这个镜头,你可能还是会习惯性地微苦无奈傻笑地说:“唉,又‘被’了一次,但别人能忍,别人能过的去,......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14日 22:08

我代表人民代表党宣布:芮成纲真是精英

我代表人民代表党宣布:芮成纲真是精英

芮成纲告诉我,在生活中若想不“被代表”,其实很容易,你可以代表任何人(用芮习惯说的话是ANYONE?我的英语太POOR,说错了您别怪),只要“脸大口正目无人”即可

今晚(11月14日),央视二套著名主持人芮成纲因多次出色地代表了亚洲、代表世界而获金话筒最高荣誉奖。来自武警医院的特别救援队员为芮颁奖,手捧金话筒奖杯的芮发表感言称,中国的金话筒必将走向世界,在不远的将来必会造福全世界。在接下来成龙唱歌助兴之前,芮成纲再显“代表范儿”——代表奥巴马向成龙提了个问题:如果成龙在美国拍片,原来可得到500元,现在由于美元贬值,原来的500元变成了300元,问成龙该如何反应?成龙答,他可以向奥巴马申请将钱提高......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10日 14:48

咸将泡沫比东瀛,日人曰:也配!

(一)

正文开始之前,我得先扯几句闲篇儿——

“你了解中国吗?” 

至今99.999%的时间我都生活在中国,所以本能的我会脱口而出:了解!但理智的我会在回答前问一句:她(祖国母亲)了解我吗?THINK后我多半会恼羞成怒:FUCK!WHO KNOWS HER? WHOM SHE KNOWS?

"你了解日本吗?"

“OFCOURSE NOT!”别说,日本的黄片倒是看过,只是感觉片中的女优好多都像是来自中国,有个别的甚至在HIGH时说出了国语。

打住!这闲篇儿扯得近似扯蛋了。不过我这闲篇儿的目的也出来了:正文中的观点不是我的,您看完后若不同意、乃至生气或愤怒,别拍我。拍谁?往下看吧您那——

(二)

时下中国经济泡沫汹涌,......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03日 09:44

一声叹息:看物价便知当今远非盛世

一声叹息:看物价便知当今远非盛世

《长生殿》第二出“定情”(暖红室刻本插图)

这两天读《长生殿》,第二出男主角唐明皇上场便云:“且喜塞外风清万里,民间粟贱三钱”。不仅有所感触。感触何来?前日六块钱买了五头蒜,犹记前年此时四块钱买了两“辫子”(编好的蒜,一辫子约两斤重),不仅生出物是价非、通胀似虎之慨。

查“资治通鉴”可知,开元十三年,“是岁,东都斗米十五钱,青齐五钱,粟三钱”。可见唐明皇深知物价关乎民生,物价涨落是判断是否为盛世的标志之一。当年国民党败退大陆之际,物价一天就翻好几个跟斗,百性苦不堪言。何为盛世?唐明皇的上场诗说的明白:“韶华入禁闱,宫树发春晖。天喜时相合,人和事不违。九歌扬政要,六舞散朝衣。......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6日 22:13

巫山不美,神女无色——境由心生,美在心里

读书于我,向来是想起哪本读哪本,不为求知,只为兴趣。这不,早起……那啥,随手抄了本“李太白全集”(上册,王琦 注,中华书局,1977),读至古风59首时,其中一首提到巫山,在后面的注释中,说巫山形似“巫”字,极普通,其上的“云雨台”也是极为普通的,殊无秀色可言,然后世二者均以“艳”名。推究原因,当然是宋玉的“神女”“高唐”二赋,极赞二者之美,而后世未见过实景的,便也“宋云亦云”跟着“枉断肠”,久而久之,便有了,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读至此,不禁扔书瞎思:

一、新闻记者不同于作家,记事应尽量减少夸张描写,当然作家于真实事物的描写,也不应极尽夸张,还应以重现现实为标准,更不应有太多......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0日 15:31

也说《画皮》——妍皮致命 食唾何堪

  《画皮》在《聊斋志异》中算是较长的一篇,其在“铸雪斋抄本”中位列第一卷第四十则,“二十四卷抄本”中位列第三卷,应是作者早期完成的作品(“聊斋”的创作时间约为十年)。《画皮》情节曲折动人,因此多次被改编成影视作品,虽男女小娃亦略知一二情节。
  最近,有友嘱我对此文点评一两句,遂重温一过,感悟有三:
一,女系老虎莫轻惹
  从《聊斋志异》资料汇编(朱一玄编辑)可知,《画皮》这则故事的原形来自南朝宋、宋朝的志怪小说,小说描写的是一个披着虎皮的美女,与某男结婚生子,最终吃掉了他们。有诗为证:旅馆相逢不偶然,人间自......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16日 15:18

高俅不踢球,曾做苏东坡秘书

高俅不踢球,曾做苏东坡秘书
  

应了那句话:好读书不求甚解!就拿《水浒传》说吧,从小到大也不知看了多少次,最近翻《中国小说史料》一书,才偶然发现,原来高俅最初是苏东坡的书记官,相当于秘书。《水浒传》中只说是小苏学士,没想到这“小苏学士”原来就是大名鼎鼎的苏东坡。

旧话有云宰相门前七品官,今人也见邓府家将当大将。苏东坡的才华不用说了,能当上他的秘书的人,肚里的水儿不多点也不见得行。就算是原来不多,慢慢被东坡熏蒸,估计也比半瓶子要多不少,进朱赤进墨黑嘛。历史事实也差不太多,当苏东坡被贬岭南之际,东坡就想要给这个得力秘书谋个前程。东坡之所以......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10日 13:14

小议“宝玉初试”的年龄及程、脂文本互校

小议“宝玉初试”的年龄及程、脂文本互校

清孙温绘第六回图

清改琦红楼梦图咏之宝玉

读过《红楼梦》一书的朋友都知道,第六回的回目是“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荣国府”。这一回对于《红楼梦》一书是极为重要的,因为这回才算是《红楼梦》的第一回,而前五回不过是一个较长的开篇序言罢了。

开首文字便是“宝玉初试”,其对于贾宝玉的性格、发展,及《红楼梦》全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文字却只有开头的一段四百余字。这段中的一个关键点是宝玉此时多大。这个问......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09日 06:40

“补图系”《红楼梦》第一回“回目插图”赏析

“补图系”《红楼梦》第一回“回目插图”赏析

按:逢李少红版《红楼梦》荧屏骂播,笔者将以前写过的一些有关《红楼梦》的小文陆续发一些出来,这些个文章都是两三年前陆续发于“国学数典”等论坛上的,只是娱乐文字而已,博网友一笑。

“少红红楼”实在是不值一评,原因何在,因为所有主要人物(指正副册中人)都是“死”的。可以肯定地说,与大陆的‘87版连续剧、六集电影版,台湾的同名连续剧相比,“少红新红”的所有主要人物的扮演者的“演技”是最差的,甚至可以说,“少红新红”的所有主要人物根本不懂什么叫“演”,无时不响起的旁白无疑证明了这点,而这旁白又远比连丽如的《红楼梦》评书差得太远了。华丽的布景、道具,鲜研的服装、高明的化妆,这些都无法让这些美丽的“皮......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03日 09:47

心台尘埃勤拂拭,观尽世音无一物

心台尘埃勤拂拭,观尽世音无一物


延命十句观音经

刚刚(9月1日)被删除了一篇日志:

思享助手 18分钟前。不好意思, 题材较敏感,《“80后”新星金正银大将,愈迷愈亮》只能删掉了。

(注:昨天(9月2日)发在财新网的博客也被隐藏了,此前曾在新浪微博上推出,半天不到点击超过一千,目前此文发在中国网专家博客,该网并作了首页推荐,有兴趣的朋友可前往该网阅读此文:http://blog.china.com.cn/bjhdzgdl/art/4671003.html)

这实有点出我意料,原以为上一篇日志“周X川!X?”会被删除,没想到那个倒好好挂着,而这个外国人“金正银”......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29日 21:22

余味——30个人和30杯咖啡之第28杯

“你的咖啡又快喝完了,”老婆说道,“还是在淘宝上买吧,便宜不少呢。”

“好。”我随口应道。端起咖啡杯,打开电视,再随手拿起一本什么书,边听新闻边看书,不时喝一口不加任何奶或植物末的“黑咖啡”。不知何时起,这些早已成为我每天早晨雷打不动的习惯。

新闻日碎日异,书则随心而选,惟一不变的是苦苦的咖啡。

咖啡是最普通的雀巢速溶咖啡。虽然多年来也换过不同品牌不同口味的咖啡,但岁月沉淀后,喝的最多的还是这个,喝喝喝……,不知是书抑或是新闻,触动了心底哪根儿神经:二十年前的苦味与今天有什么不同吗……

“农民,给你喝点‘洋’的吧,也开开眼。”一个大眼睛女孩狡黠地征求着我的意见,脆脆的声音......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20日 05:50

天灾都是人祸的马甲,给大自然一块尽情撒野的地方吧

天灾都是人祸的马甲,给大自然一块尽情撒野的地方吧

孙悟空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人类能逃出自然界的手掌心吗

标题中的两句话没什么逻辑关系,这是我最近在读两本书时,脑子里一时闪现出来的。其一是《西游记》,这是因为暑假中指导儿子读这书,我也得重新“备课”一下;其二是“中国救荒史”(《邓拓文集》第二卷),读此书的原因,纯粹是感觉最近神州大地天灾频仍,想纵览一下历史进程中天灾的规律。下面就简单解释下这两句话。需要说明的是,我这人思维较比混乱,满脑子浆糊,我只说出我个人的看法,我无意也不敢“立言”。您看后若是不同意,说明您思维正常,别跟我一般见识就是了。这几句话......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8日 15:15

爱就爱了(1.5)女人一瞬——慈禧、吕雉、武则天

不说酸葡萄,莫论鹿回头。爱是一念差,情是命里劫。——题记

在“爱就爱了(1)”的结尾,我给大家(男同胞)提了两个问题,其一是“女人是什么”?大家当然明白,这里说的“女人”不是指生理卫生课中的定义。为了更全面地回答这个问题,我以标题中的三位作为例子,再简单说一说。

标题中的三位,在我们常规的思维中,人家都是政治家。她们是女人不假,可是纵观她们的一生,真正作为“女人”而生而活的时候并不多,下面我就撷取她们三位变身女人的一瞬。撷取的目的在于为恋爱中的男同胞提个醒。什么醒?往下看吧您那,招子放亮点儿。

首先说慈禧。我所截取的一瞬,是庚子年间(1900年),她毅然决定同八国开战。目前......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6日 22:44

爱就爱了(1)你曾为我写过诗

姑妄言之姑听之,豆棚瓜架雨丝丝。狐朋狗友喧哗语,醉话当年风流时。

——题记

思享家的谷哥每天给大家讲一课爱情,理论严谨、得当,指导性不容小视。奈何缺少实例,念吾去日苦多,爱情故事亦见闻不少。遂起举例之兴。举例者,就是讲故事。这故事虽不是你我他的故事,但可能有你我他的影子。爱情这玩意儿,往深了说,入宝山空手而归的有之;山中的,不识其真面目的有之;山外边儿的,更是看山跑死马。但是,其实也很简单——爱就爱了,来无影,去有踪,风马牛,可相及。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还是举例言说吧。

“你曾为我写过诗”

赵君(姓是胡编的,依百家姓顺序)年近四十,离异有年。其间交女友三四,爱爱恋恋,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