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新江 > 天灾都是人祸的马甲,给大自然一块尽情撒野的地方吧

天灾都是人祸的马甲,给大自然一块尽情撒野的地方吧


孙悟空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人类能逃出自然界的手掌心吗

标题中的两句话没什么逻辑关系,这是我最近在读两本书时,脑子里一时闪现出来的。其一是《西游记》,这是因为暑假中指导儿子读这书,我也得重新“备课”一下;其二是“中国救荒史”(《邓拓文集》第二卷),读此书的原因,纯粹是感觉最近神州大地天灾频仍,想纵览一下历史进程中天灾的规律。下面就简单解释下这两句话。需要说明的是,我这人思维较比混乱,满脑子浆糊,我只说出我个人的看法,我无意也不敢“立言”。您看后若是不同意,说明您思维正常,别跟我一般见识就是了。这几句话适用于我以前及以后写的任何“小屁股文”。

“天灾都是人祸的马甲”,这句话可能迎合了时下大众的观点,有“三俗”之嫌。但我要说的“人祸”可能与他们所说的有些不同,您看完就知道了。唐僧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其中妖魔鬼怪的灾难远远多于人的灾难(指强盗打劫,96回寇洪之难。寇洪者,寇如洪也)。何为妖魔鬼怪?俗话说,“天上神仙也是凡人做”。魔也好,仙也罢,都是人变的。灵台方寸间只见自我,观世人如肉团,冷眼向洋无悲悯,这就是魔。

这些光怪陆离的妖魔鬼怪的灾难,都是神仙或神仙的手下而为。为什么要如此呢?这不仅是为了考验唐僧取经是否心诚意坚,更主要的还是三生石上旧姻缘。妖魔鬼怪的灾难不可预知其何时到来,人也无从可解,正所谓解玲还需系玲人。这也就是所谓的天灾。而魔不过是妖魔化了的人,他们所带来的灾难是天灾,而这天灾又不过是人祸的马甲——因为人欺负了天,欺负了大自然。世间事因果相循,报应不爽。

翻开“中国救荒史”可知,从公元前十八世纪至20世纪30年代(此书成书于抗战前),近四千年间,仅有文字记录的灾难就触目惊心,几乎无年不灾,水旱蝗震风雹雪,一直伴随于人类前行的路上。而另一个更为显见的事实是,从殷商至民国26年(1937年),天灾发生的频率呈跳跃式增长。以最常见的水灾为例,五代时为11次,清朝为192次,而民国的26年中就发生了24次。纵览中国天灾,不难得出如下结论,天灾具有普遍性、连续性与积累性。

由上观之,灾难实在是中国最常态的表现。我们之所以感觉最近灾难频仍(如年初的大旱,最近的泥石流),这只是现代资讯传播速度加快带给我们的幻觉罢了。而媒体在对这些灾难的报道上,几乎无一不强调“人祸”。在这里,我要说出我对“人祸”的理解,这不同于媒体上说的“人祸”,媒体上的这两个字似乎更强调“问责”。而我认为的“人祸”,就是纯粹意义上的人之祸。我说的再明白一些,就是指西方人口中常说“黄祸”(这两字带有贬义,但表达更明显)。

既然灾难是常态,那么救灾无疑是必要的,救灾是否及时科学,这里面当然有“人祸”的因素。但推之灾难本原,为什么天灾的频率发生得越来越频繁?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人口越来越多。在这个前提下去理解为什么会砍伐森林?为什么要围湖造田?为什么要大盖房屋?这些个媒体上所指的“人祸”原因,其实在实施时,都是“顺应民意,大快人心之事”。因为不这样做,人民的生活水平就无法改善,甚至无法存活。为什么在那么多的绝对不适合人居的地方会有那样多的人居住,一句话,人太多了。

基于此,在关于救灾的态度上,很多中外学者都持一个观点,中国之所以灾难越来越多,就是因为人过多过挤,过大地侵略了自然——人定胜天,因此而受到自然界的报应,那又有什么可以报怨的的。而若想减少天灾,那就从现在开始,别再跟我说什么无聊的低碳,您先别睡在河谷中间行吗?给大自然一块尽情撒野的地方吧。不要再提什么故土难离,试问“故土”之初居时,其有几人兮?一句话,你不给大自然一块尽情撒野的地方,它就要铆足了劲儿尽情蹂躏你。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