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新江 > 民间超越自卑与官方超越自大

民间超越自卑与官方超越自大

现实:对同一事实的解读,民间与官方呈两极化趋向,其特征为民间趋于自卑,官方趋于自大。例如对第二大经济体,例如GDP的增长等,这个趋向在文化、社会事件上往往表现得更为突出。
 
中国人的自卑也很久了,从1840年被人家被迫打开国门,至今有一百七十余年了,这其间一直是中西文化的碰撞。一百七十余年不能说不长,但如参照佛教文化与中华文化从碰撞到较完美融合的时间(汤一价认为是从西汉初到隋唐,长达五六百年),才只走了三分之一;而唐德刚在《晚清七十年》中也有个文化碰撞的时间段,大致是三四百年,那现在也只才碰撞了一半,还有一百六七十年呢。
 
文化的融合是最痛苦的事,以个体的人来说,每个人都是有传承的,有基因的,有社会的,用弗洛伊德的话说,那是“前意识”。 “前意识”甚至在每一人坐胎时就开始了。社会的原因自然如孔子说的“性相近习相远”之类。因此,处于文化碰撞其间的个体在这个时段出现两极化走向,实在也是很正常的事。
 
民间的自卑有其正确性,因为作为整体的“人民”发现了个体的“人”的存在。不能说没有改善,但一来怕比,比的自然是西方的,所谓这山望着那山高;二来是,作为个体的人,往往在官僚对政策解读的层层“盘剥”之下,受益也有限;三呢,中国人太多,需求更是繁多无比,别说总有人的权利不能满足,随便拿个权利出来,其涉及的人数就比很多国家的人口总数还要多得多,这其中哪怕只有一小部分有发言权,甚至只会打字,那么我们可能每天就都会看到这类自卑。但总的来讲,同一三四五经济体比,生活在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人的个体权利确实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这也可以从近十几年进入中国的西方哲学思潮上得到反映——基本都是人本主义思潮。
 
回过头来再说官方的自大呢也不是没原因,主要是闪亮的经济指标,这即使是自卑的普通个体也要承认的。当然,问题就出在对这闪亮经济指标的解读上。应该说,这些指标的得来除去积极因素,也不乏是以忽视能源、忽略环境,甚至是个体付出血汗而获得的。官方的表述往往视这些于不见,而只是一味、片面地大声说,洋洋得意。这难免给人以口实。对比西方一三四五经济体每一GDP所付出的能源、环境成本,反而会反激出人们鄙视从而产生自卑。
 
这个局面的形成也实在是很复杂,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简单说点感受。我感觉,无论是民间还是官方,都应回到“人”这个点,回到“正常人”这个点。民间的个体要视自己为正常人;官方要做的就更多,要先发现“人”,知道“正常人”都有啥权利。只有民间超越自卑,官方超越自大,都以“正常人”为出发点和终点,那这个社会才算是正常。
推荐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