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新江 > 1952年旧文:我跳出了帝国主义的陷阱(钱伟长)

1952年旧文:我跳出了帝国主义的陷阱(钱伟长)

新华网快讯:记者从上海大学获悉,著名科学家、上海大学校长钱伟长教授7月30日早晨在上海逝世。钱伟长生于1912年。

钱伟长简介

钱伟长,1912年10月9日出生,江苏无锡人,中国力学家、应用数学家、 教育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上海大学校长,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名誉校长,耀华中 学名誉校长。中国近代力学、应用数学的奠基人之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 六届、七届、八届和九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民盟中央副主席、名誉主席。

人物生平

世界著名的杰出华人科学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国际上以钱氏命名的 力学,应用数学科研成果就有“钱伟长方程”、“钱伟长方法”、“钱伟长一般 方程”,“圆柱壳的钱伟长方程”等等,他先后担任中国多所名牌大学的校长, 副校长,名誉校长,校董事会董事长,名誉董事长,并且曾连续4届当选中华人民 共和国全国政协副主席。

----------------

以上是新华网刊发的钱伟长逝世的消息及人物简介,这是无疑是最后的“盖棺论定”,但我们也不妨看一看钱伟长本人曾经是如何介绍和论定自己的。

同事哲宇贴了篇旧文“(立此存照)钱学森揭批钱伟长”,我也贴篇旧文,时间比那文还早,是为1952年,在那篇文章中,钱学森说钱伟长“对自己所犯的罪行还没有很好认识”,那时已经是1957年了,可在1952年,钱伟长就已经“洗澡”了。1952——1957——1966——1976——现在,中国经历了太多的灾难,温家宝总理说过,多难兴邦……

为了最大程度尊重事实,我以图片的形式将钱伟长署名的文章贴出来(文中的摘抄部分均以引号表明是原文摘抄,并注明了相对应的页码,读者可依据下面的图片自行核看),这篇文章最初刊发于1952年4月20日《光明日报》,后结集发于《光明日报》社编印的《思想改造文选》第四集(P.74-P.87)。所有这些文章的背景均为当时国内开展的三反运动。

谈到在冯卡门的研究工作,钱伟长说,“一方面以为这种工作一定能引起国内的重视,而我在国内的学术界地位会高起来。一方面自以为对消灭德日法西斯战争,也间接地贡献力量。……我完全看不到美帝国主义正在利用对德日的战争扩张军事装备,准备侵略战争。我这四年的工作,实在是替刽子手磨了刀。我这带满血腥的工作,给和平的朝鲜人民带来了灾难,给美帝国主义侵略者,制造了今日抗拒英勇的人民志愿军的武器(P.77)……”。

谈到回国时,钱伟长这样说到,“1944年清华聘我做航空系的副教授,当时一肚子不高兴,心想研究了三年多,还只是当副教授?我以“学成归国,尚需年数”为辞,实际上是我不接受。但在同年三个月后,清华机械系请我做教授,我便立刻接受了。但是怕人家说我对名位太重视,显得对教授的名义太关切,所以又借口“研究工作一时不能结束”,拖了一年,在1945年才返国到了清华(P.77-78)……”。

谈到归国后为什么本想再去美国而最终没去时,钱伟长说,“我没有去美国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站稳了人民的立场,只是因为到美国领使馆签证时,要我宣誓在战时愿意服兵役,我怕死。我更不愿意为美国死才决定不走,幸免于再度沦入帝国主义为我所安排的罪恶深渊中去(P.79)”。

在这篇文章的末尾,钱伟长说:“我是澈头澈尾满身都是资产阶级毒素的人,我这种毒素给人民带来了不少的损失。三反运动给我洗了个澡,使我认识了谁是恩人谁是敌人。我感激毛主席,感谢党的不断指导,使我从四十年来深深陷在美帝国主义的陷阱里跳了出来。我要认真学习,继续改造自己,我从今天起认清人民的立场,站稳人民的立场。要把美国帝国主义给我的文化侵略影响清除干净,把资产阶级的腐朽的教育思想完全肃清,努力做一个名符其实的人民教师。使人民的清华大学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人民的清华大学(P.86-87)……”。

光明日报社于1952年陆续编印的“思想改造文选”,好像有五集,图为其中的四集,钱伟长的文章就收在第四集中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