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新江 > 其实你不懂他的知与畏

其实你不懂他的知与畏

常见评论官员“无知无畏”,笔者认为这种说法太过天真。一语道之,你之知与畏与官员的完全不是同一系统。也即孔子说的:你爱羊,我爱礼。简论如下:

先说说“知与畏”。无知固可无畏,知太多也可无畏。知有很多,畏亦随之。知太多不是问题,当你的知与官员的知同向,则畏亦同向;反之,只是自说自话,各知所知,各畏所畏,说完之后,仍循各自的知与畏各行其道。

明白了上段的话,再看看现实中的“知与畏”。评论者固然是“知”不少,当然,你畏的指向亦很明:贤贤易色,处江湖之远仍很忧其民、狂谏其官。

现在要讨论的重点是官真的无知吗?真的如刘宝瑞相声“官升三级”中的张好古一样吗?我可以肯定地说,这样的官是极其小概率,完全可以忽略不计。需知,现在当个官可真不容易啊。公务员考试的录取比例就是明证,一千比一的都不罕见。当然,即使不是从此渠道出来的官,那也是层层精而又精选出来的。我甚至可以这么说,当今的绝大多数规模在中等城市以上的官员的所知,绝对比大多数媒体评论者所知的多的多。

换句话说,媒体评论者的知与畏,官员不仅知道,而且还知道很多你不知的知;而因媒体评论者指为“无知无畏”而倒霉的官员绝对是官员“没想到”的极小概率事件,上面说了,极小概率事件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你说,官员会以你的知与畏而改变他的知与畏吗?答案只能令你失望继而绝望。

再往深了说一层,官员的知与畏到底是什么?我不是官员,也没有做官员的七姑八姨九大舅啥的,爸爸更不是李刚。只能以俗人的思维忖度之。上文说了,现在当个官绝对是不容易的。从这个点出发,那么官当上了,首先是要保位,进而升职,伴随这个过程的是最大化发财,发大财的路径只有损公一途。所以,官员的一切知当为此服务,他的畏也来自于此。这是官员的天,是大知。所以他能够“轻描淡写”待你的知与畏就很不错了。

如果现实真的出现了“没想到”的事,你攻击他“无知无畏”,那么偷着乐的绝对是他。因为不知是可以被原谅的,我们毕竟还可以期待他知后而改之畏之。他侥幸过关后,其所行所为仍循他固有的“知与畏”,因为你不是他的天。最终的问题是什么呢?如何让你的知与畏与官员的同向?例如GDP的考核?最最后再拽一句吧,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现在是礼乐俱在,你知他知,他行不仁,你奈他何?!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