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新江 > 宪政不过一大嘴巴

宪政不过一大嘴巴

笔者读"宪政"之文多矣,大多为空泛华丽之言,令人若视天之日月,美则美矣,然欲拾无从,欲恃无凭。
 
"宪政"的精华在于限政宽民。限政即限官,而宽民则在官。民风不正的根源在于官风不政。官,上情下达者也。其达不正、不清之风,下风焉能清正?所以宪政的根源在于限政限官。而官之清正与否的根源在于官风。风一旦形成,90%以上中才之官难免矣,剩下一二所谓好官根本无力转风。
 
今之官风如何?窃以为王LIJUN所挨的一大嘴巴足以表现。这一个大嘴巴将当今官场的官员对上取媚、丧失人格的特征表露无遗。而这在官场显然盛行已久且仍在盛行的。
 
小官在大官面前丧失人格,没有是非,其下者自然因此而看轻他;久之,他自己也会看轻自己(此正是官员分裂性格形成的根源);而自轻之人必然导致性格阴暗,襟怀卑陋。一旦形成这样一个性格阴暗,襟怀卑陋的官,民众能奢求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这样一个性格阴暗,襟怀卑陋的官能不做任何事都以满足其上为目的吗?满足其上,满足自己正是今天官场的大病,更有甚者,渔肉民众。
 
官风与宪政看似相隔万里,实为一体两面。宪法的精华在于“包”与“则”,广包天下事,则定天下理。但宪法不为具体某一事提供具体方法。依此看今之宪法,虽仍有补充之处(时移世易,与时俱进),但主要的“包”与“则”基本都具备了。我们呼唤宪政,其最主要的是要唤醒官员不知还有没有的人格。
 
人,必须有人格才能成其为人,在此基础上,进而才会有为人民服务的官格,这是一个非常浅显的道理,今者人格不存,徒唤宪政,你就是喊破喉咙又能怎么样呢?
 
一声叹息!!!! 
推荐 0